注册   |  登录  |   区域公司网址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中文  |   English
您的当前位置-首页-新闻中心-行业新闻

新闻中心

不忘师恩 不改初心——河南油田采油二厂师带徒侧记

成长的道路上,总少不了教你学问,教你做人的那个人。上学时,有老师的谆谆教诲,工作后,有师傅的指导引路。师徒之情,始终应是这世上至真、至纯的情谊之一。

河南油田采油二厂在员工培训方面一直保持着“师带徒”的传统。那么,曾经的师傅的面孔是不是又在徒弟脑海中清晰可见,这些师傅在徒弟的眼里是什么样的呢?让我们听一听徒弟们的讲述吧。

张泽天说:“我不仅学会了技术,更学会了做人。”

我是一名新分来的大学生,在采油二厂新庄采管区王集油田5号计量站实习。我的师傅是高级技师徐新军。

师傅对我说:“如果连最基本的采油工技术都学不好,以后出去不要说跟我学过。”他把我当作他的孩子一样管教,而且非常认真负责。采油井井口流程、注水井井口流程、巡井、取样、量油等工作技能,在他的耐心指导下,我很快就掌握了。

一天午休,我们用水泥修补墙壁上的漏洞。我第一次和水泥,没经验,和得太干了。师父抢过铁锹自己和,顺便教我。不一会儿,我发现他的手在渗血。在我的再三追问下,他才淡淡地说:“之前虎口处有个伤口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别让他们听见,要不又要撵我回去休息了。”他坚持做完了工作。

长期以来,糖尿病、腱鞘炎一直困扰着师傅。医生多次嘱咐他,注意休息,不要太劳累,否则会加重病情。我曾问他:“你50多岁了,身体这样不好,为什么不申请去后勤单位工作?”徐师傅说:“干了一辈子采油工,我还是觉得在前线工作踏实。”

我的实习期快要结束了,就要离开师傅了。要问我跟着恩师学会了什么,我的回答是,学会了技术,更学会了做人。我由衷地说一声:“徐师傅,谢谢你!”

姜莎说:“师傅让我明白,不能忽视细节。”

6年前,我通过油田招工考试当上了一名采油工。到岗位的第一天,我就蒙了。看着复杂的工艺,弯弯曲曲的管线,密密麻麻的阀门,我彻底晕菜了。经验丰富的牛金范师傅说:“等你学会了,就不晕了。”

“停停停,你这样操作很危险。”他看我量油的方法不对,大声喊停。

我第一次独立操作就出师不利。

“阀门不是先开后关吗,哪里出问题了?”我一脸茫然。

“没错,可你忽视了一个细节。阀门都带着高压,操作时一定要侧身。阀门如果刺漏了,那可是十几个兆帕的压力啊,打到身上小命都没了。开阀门一定要开到底后再回半圈,因为很多阀门前面几圈可能是空扣。这样操作,可避免管线憋压刺漏。”他耐心地教导着。

“这么说,我的问题真是够严重了!”我连说话声音都变小了。

“平时操作要细心,采油这活,不敢马虎,安全生产是大前提。”6年过去了,师傅的话仍在耳畔回响。

张向东说:“师傅比我小,却值得我佩服。”

我参加工作近20年。去年,因为油田优化人力资源,我转岗来到新庄采管区,半路出家当了采油工。一个“80后”小伙子成为我的师傅。

第一次见小师傅李宇时,他正站在抽油机的护栏上卸平衡块上的螺母。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。

他缓缓地提起5千克重的大锤,猛地用力砸向扳手柄。重复四五下后,螺母松动了。

“张哥,刚才的操作看清楚了吗?”他笑着说,“虽然看着简单,但需要技巧。你也来试一下吧。”

“这算啥?不就抡大锤吗,只要有力气就行了。”我一脸不屑,心里满是牢骚。

我爬上护栏,从他手里接过大锤。“砰……”螺母纹丝不动,扳手却弹了起来。大锤的反作用力差点把我震下护栏。

“砸反了。”李宇紧紧拉住差点摔下去的我,厉声说道。

“哎,糗大了!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办砸了。”我心里嘀咕着。

随后,他又是示范,又是讲解。经多次练习,我才拿下这活。

我开始佩服这个小师傅了。他年龄不大,经验很丰富。

“你不怕我学会技术抢了你的饭碗?”我这样问是有原因的。目前,因为生产经营困难,岗位竞争非常激烈。

“不怕!”他答道,“咱们是一个集体,需要更多有责任心和熟练专业技术的人。”

别看岁数小,他心胸却很大,值得我佩服。

(河南油田 单朝玉 黎爱)